烟斗共和国

烟斗 菸草 smoking pipe 煙斗 共和國 Dunhill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本論壇的伺服器架設在美國 因大陸官方的"網路政策" 
造成部份大陸斗友瀏覽 看圖 都有些許不便
若您有使用上的困難 請參考這兩個帖子
四個好用的線上代理伺服
"煙斗共和國"正式推出論壇專屬圖床
資深斗友專欄 開闢新欄目
百草園
由富有神農精神的nxyinya
為斗友們介紹他所品味過的菸草


http://www.piperepublic.org/f13-forum








若您有煙斗的諮詢問題
請貼圖並說明您看上這把斗的原因(越具體詳細越好)
以及自己做了功課後 但還不明瞭的部份 讓大家參贊

http://www.piperepublic.org/forum-f1/topic-t202.htm
最新主題
» 買錯菸草~ 高雄斗客請進
周四 12月 15, 2016 2:07 pm 由 max7277367

» smoking pipes海購菸草問題
周日 7月 03, 2016 12:34 am 由 taiwaner

» 請問 台南那裡可以買到調味草以外的煙草?
周五 6月 17, 2016 11:49 am 由 xxx0913225

» 請問台北哪裡可以買到panzance
周六 6月 04, 2016 6:03 pm 由 grusfauxyui

» 台北斗友 試草會 尋找朋友參加
周四 6月 02, 2016 12:48 pm 由 flanagan

» 請問有人可以拉我進FB嗎???
周三 五月 18, 2016 10:09 am 由 JackyH

» 初到貴寶地,高雄新手報到
周六 4月 23, 2016 8:46 pm 由 taiwaner

» Oh my god !我終於進來了!
周五 4月 15, 2016 9:55 pm 由 mimicder

» 竹子煙斗...塞德克巴來之斗...
周一 4月 04, 2016 12:40 am 由 bbblllooo

» 煙斗的世界......我現在開始探索
周日 4月 03, 2016 4:10 pm 由 阿聖sam

關鍵詞
Vauen 法官 海泡石 barling

分享 | 
 

 童年琐忆(九)——平反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阿全
代表
代表
avatar

文章數 : 53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童年琐忆(九)——平反   周日 6月 26, 2011 9:53 am

本想写到1973年,我参加工作时将《童年琐忆》告一段落,那时离开文革结束还有三年。博友“艺菊人”老先生认为,把父亲平反的经过写出来,比较完整。我开博才一个多月,《童年琐忆》得到了许多前辈博友的评论与鼓励,在此一并谢过!


文革运动,使得党政军大批领导被打倒,各级领导机关处于瘫痪状态,局面难以收拾。林彪事件刚好是个机会,于是,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批林批孔”。把林彪和孔子联系起来,旨在防止“复辟倒退”,防止否定文革。

两千五百年前的孔子,被直呼孔丘,孔老二。我目不识丁的师傅,亦然振臂高呼着“反复辟,反倒退,打倒孔丘!”

如今,圣贤的巨幅塑像毅然屹立在了神圣的天安门广场,这次,不知道老人家要起什么作用了。

1976年,一如十年前的1966年,阴云笼罩。

元旦刚过,周总理去世。九个月后,毛主席千古。

祖国大地一片哭声,善良的人们终于明白,“万岁,万岁,万万岁”仅仅是口号,人怎能活到一亿两万岁啊!

“你办事,我放心”。毛主席的遗嘱使悲伤中的人们有了寄托。

就在毛主席去世后的第27天,“四人帮”被“粉碎”了。

宣布文革结束是在1977年8月的“十一大”。

听到文革结束的消息,母亲并没有露出笑容。二十八年来,一次接着一次的运动,何时消停过?

“少出去,少开口,少和调。”母亲几乎每天提醒我们。

1978年的初春,陆续传来有人平反的消息。我安奈不住重见天日的强烈愿望,又给上海市政府写了一封信。

一直等到了夏天,去信石沉大海。母亲决定上访。

母亲带着哥哥和我,来到了上海这块伤心之地。

接待我们的官员,不费吹灰之力便将我们打发了回来。

去一趟上海不易,单位请假且不说,就车费和食宿费对我们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省吃俭用了一个多月,母亲又带我们去了上海。

到了上海,哥哥问母亲:“我们要不要先去找过去的邻居和爹爹的那些朋友、同事?”

母亲说道:“愿意帮助我们的,每年都来苏州,没来的,肯定有不来的原因。找上门去,都是不恰当的。你说对吗?”

接待我们的还是上次的那位官员。这次,他没有轻描淡写地打发我们,而是讲解政策,分析形势,滔滔不绝地想从根本上打消我们要求平反的念头。

在接待室外的长廊上,我们坐着,一筹莫展。

“是周XX的家属吗?”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子走过来问道。

“是的,您是?”母亲起身回话。

“谈得怎样了?”

“不行”母亲说。

“不行?人都死了,还不行?”他有点怒了,接着说:

“我是上海淮剧团的XXX,刚从监狱里出来,也是找他们平反的,我天天来。周先生的死,我最清楚,我看着他被押送进来的,整个过程我都知道。走,我陪你们进去!”

那位官员见到我们,做了个手势,示意啥都别说了。

“有什么要求?”官员直截了当地问道。

就这样,父亲平反了。我们也终于知道了父亲去世的真相。

平反的通知送达了派出所、居委会和我们的单位,从档案里抽取了所有不实的文件,单位在中层干部会议上作了传达。平反通知里这样写道:XXX同志系被“四人帮”迫害致死,等等。抚恤金、丧葬费等也一并得到了落实。父亲的骨灰找不到了。
父亲在九泉之下等了十年,终于还其清白。

又过了十年,当我们这些孩子都已成了家,母亲兑现了她当年的诺言,完成了一个母亲伟大而又艰辛的责任,含辛茹苦,忍辱负重的母亲,没有留下遗嘱,默默地走了,卒年69岁。
回頂端 向下
 
童年琐忆(九)——平反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烟斗共和国 :: 斗友公眾大廳 :: 其他-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