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斗共和国

烟斗 菸草 smoking pipe 煙斗 共和國 Dunhill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本論壇的伺服器架設在美國 因大陸官方的"網路政策" 
造成部份大陸斗友瀏覽 看圖 都有些許不便
若您有使用上的困難 請參考這兩個帖子
四個好用的線上代理伺服
"煙斗共和國"正式推出論壇專屬圖床
資深斗友專欄 開闢新欄目
百草園
由富有神農精神的nxyinya
為斗友們介紹他所品味過的菸草


http://www.piperepublic.org/f13-forum








若您有煙斗的諮詢問題
請貼圖並說明您看上這把斗的原因(越具體詳細越好)
以及自己做了功課後 但還不明瞭的部份 讓大家參贊

http://www.piperepublic.org/forum-f1/topic-t202.htm
最新主題
» 買錯菸草~ 高雄斗客請進
周四 12月 15, 2016 2:07 pm 由 max7277367

» smoking pipes海購菸草問題
周日 7月 03, 2016 12:34 am 由 taiwaner

» 請問 台南那裡可以買到調味草以外的煙草?
周五 6月 17, 2016 11:49 am 由 xxx0913225

» 請問台北哪裡可以買到panzance
周六 6月 04, 2016 6:03 pm 由 grusfauxyui

» 台北斗友 試草會 尋找朋友參加
周四 6月 02, 2016 12:48 pm 由 flanagan

» 請問有人可以拉我進FB嗎???
周三 五月 18, 2016 10:09 am 由 JackyH

» 初到貴寶地,高雄新手報到
周六 4月 23, 2016 8:46 pm 由 taiwaner

» Oh my god !我終於進來了!
周五 4月 15, 2016 9:55 pm 由 mimicder

» 竹子煙斗...塞德克巴來之斗...
周一 4月 04, 2016 12:40 am 由 bbblllooo

» 煙斗的世界......我現在開始探索
周日 4月 03, 2016 4:10 pm 由 阿聖sam

關鍵詞
Vauen barling 海泡石 法官

分享 | 
 

 童年琐忆(六)——回家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阿全
代表
代表
avatar

文章數 : 53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童年琐忆(六)——回家   周四 6月 23, 2011 10:47 am

一月份的杨舍村很冷,偌大的淀山湖结了厚厚的一层冰。

父亲和哥哥的相继到来,一家人重又团聚在了一起。

这次父亲例外地没有问我学习的情况,一直和母亲交谈着。我带着哥哥去看了养猪场,把小黑、小花两条狗呼唤了出来,炫耀地让哥哥看看我和小狗亲密友好的关系。

哥哥告诉我,家里已经成了红卫兵司令部了,猫咪阿花还在街头流浪。

次日一早,我们步行七里地,到了古镇金泽,乘车返回了苏州。

苏州已经成了一个沸腾的城市。到处都是戴着军帽,穿着军装,束着皮带的大串联学生,游行的队伍随处可见,“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口号声此起彼伏,高音喇叭里播送着“最新指示”,贾世骏的“大海航行靠舵手”歌曲响彻街头巷尾。

家里的大门敞开着。猫咪阿花趴在门的中央,仿佛那一百多天的日子只是昨天。

房间里只剩下了空空的家具,床底下的痰盂里是满满的尿液,一摞一摞的油印传单散了一地。

我们找到已经迁至北局开明大戏院地下室的红总司吴司令,勉强取回了一些棉被之类的物件。

父亲叫我买回了毛主席的画像和红色的纸张。

画像挂在了客厅的正中,红纸剪成了许多心形,用墨写上了一个“忠”字,贴满了所有的门窗。

父亲点燃一支卷烟后,从包里掏出几枚像章,给我们一一别在胸前,又取出几只红色的塑料小包,关照我们把《毛主席语录》放进包里,背在身上。对我们说:“你们已经不再是反革命的儿子了,挺直腰背出门吧!”

哥哥问父亲,厂里的履历表中成份一栏怎么填?

“革命文艺工作者。”父亲肯定地回答。

“我想当红小兵。”我对父亲说。

“到学校去,找你的老师,找你的同学。告诉他们,爹爹已经平反了。”

第二天一早我便去了学校。

校门紧闭,沿街的墙上贴满了大字报,学校已经“停课闹革命了”。

文革运动逐渐升级,离家不远的体育场成了万人大会的专用场所。大到市级领导、文化名人,小到教员、职员、司炉工,几乎各行各业,纷纷揪出了“叛徒”、“特务”、“内奸”、“走资派”、“反革命”,挂着铁牌,戴着高帽,女的还挂着破鞋,一字排开,屈膝弓腰,双臂被高高地反剪着(名曰:飞机式)站在司令台上批斗半日,期间拳打脚踢,唾沫垂脸。这阶级仇恨一旦激活,你那些“馨竹难书”的“滔天罪行”足以把你“打倒在地”,“再踩上一只脚”,叫你“永世不得翻身”。那些个早就臭名昭著的 “地富反坏右”,陪斗的陪斗,俯首请罪的跪在一旁。

出言不慎,即会招致横祸;不小心将景德镇的主席像章落地破碎,识相的赶紧自觉跪地,自责“罪该万死”;小贩用报纸包装商品,必须先练就火眼金睛,翻前看后,一不留意,便是“恶毒攻击”;万不可在报刊上乱涂乱画,一旦组成新的词汇,“罪证确凿”……

起床后手捧宝书面对主席挂像“请示”,睡前亦然“汇报”,都成了每日比修;胸前挂满几十枚,数公斤的像章尚不足以表示忠心,赤膊别在胸前才是好汉;儿子举报父亲,划清界限;女儿将生母赶出了家门;目不识丁的也能将《语录》倒背如流;和尚、尼姑纷纷还俗,生儿育女;军服成了时装,军挎包更是时尚……

许多家庭支离破碎,许多人却激动得夜不能寐。

乱世造就了一个个英雄,从不敢为到敢为,直至无所不为。得到了“革命运动”的“洗礼”,经历了“大风大浪”的“考验”,在以后的“文攻武卫”中大显身手,火烧阊门民宅区赵天禄,奸杀无锡的“九匪”父女……

所积累的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经验和勇气,即便在当今的商界魔场,依然十分受用,敢于造假,勇于售假,撒谎脸不红,侵吞眼不眨,行贿心不虚,受贿手不软……

我不知道那年月害了多少家庭,多了多少冤魂;我也不知道毁坏了多少文物,失去了多少文明,我更不知道多少人的良心开始逆转,多少人被改变了“世界观”。神州大地成了红色的海洋,那红,似熊熊的烈火,整整燃烧了十年。
我在这样的环境中熬过了童年,承受了少年的磨难。

回頂端 向下
 
童年琐忆(六)——回家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烟斗共和国 :: 斗友公眾大廳 :: 其他-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