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斗共和国

烟斗 菸草 smoking pipe 煙斗 共和國 Dunhill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本論壇的伺服器架設在美國 因大陸官方的"網路政策" 
造成部份大陸斗友瀏覽 看圖 都有些許不便
若您有使用上的困難 請參考這兩個帖子
四個好用的線上代理伺服
"煙斗共和國"正式推出論壇專屬圖床
資深斗友專欄 開闢新欄目
百草園
由富有神農精神的nxyinya
為斗友們介紹他所品味過的菸草


http://www.piperepublic.org/f13-forum








若您有煙斗的諮詢問題
請貼圖並說明您看上這把斗的原因(越具體詳細越好)
以及自己做了功課後 但還不明瞭的部份 讓大家參贊

http://www.piperepublic.org/forum-f1/topic-t202.htm
最新主題
» 買錯菸草~ 高雄斗客請進
周四 12月 15, 2016 2:07 pm 由 max7277367

» smoking pipes海購菸草問題
周日 7月 03, 2016 12:34 am 由 taiwaner

» 請問 台南那裡可以買到調味草以外的煙草?
周五 6月 17, 2016 11:49 am 由 xxx0913225

» 請問台北哪裡可以買到panzance
周六 6月 04, 2016 6:03 pm 由 grusfauxyui

» 台北斗友 試草會 尋找朋友參加
周四 6月 02, 2016 12:48 pm 由 flanagan

» 請問有人可以拉我進FB嗎???
周三 五月 18, 2016 10:09 am 由 JackyH

» 初到貴寶地,高雄新手報到
周六 4月 23, 2016 8:46 pm 由 taiwaner

» Oh my god !我終於進來了!
周五 4月 15, 2016 9:55 pm 由 mimicder

» 竹子煙斗...塞德克巴來之斗...
周一 4月 04, 2016 12:40 am 由 bbblllooo

» 煙斗的世界......我現在開始探索
周日 4月 03, 2016 4:10 pm 由 阿聖sam

關鍵詞
法官 barling Vauen 海泡石

分享 | 
 

 -------四斧头-------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阿全
代表
代表
avatar

文章數 : 53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四斧头-------   周四 8月 16, 2012 10:22 am

四斧头与我同龄,14岁跟他的舅舅学手艺,一直在郊区太平镇老家做木匠。我刚满师那年,他经人介绍,进了苏州城,到我厂做木工。他当然不是基本工,是包工计酬。四斧头大名叫金生,虽说和我一样,才20岁,手艺却十分了得,我就给他取了个绰号——四斧头。我告诉他:程咬金这么大的本领,不过三斧头,你有四斧头的本事。
那会儿厂里还在不停地搞基建,木工活实在太多。四斧头身高只有一米六,黝黑的皮肤,八根半手指,另外的一根半手指几年前被圆盘电锯吃了。他的脸总是笑眯眯的,言语不多,拼命干活,一天要做十五个小时。满满的一盒饭差不多要八两米,三分钱一盘的青菜也能吃得香喷喷,美滋滋。
一次,动力科的“白眼狼”给四斧头出了个难题,要他做一个锥形木模,锥底直径半米,锥高一米。小学文化的四斧头挠着头皮,在地上画了个三角形,我笑着对他说:“看俚不像样,还是一个箍桶匠”。老实说,就我的这点点本事,只能计算不能成型。第二天上班,推开隔壁四斧头工棚的竹门,只见地上的三角形旁多了一个半米的圆形图案,那锥形已经做成!
“不得了,了不得!做好哉?”我放下准备到食堂蒸饭的饭盒,开心地说道。
“唉!忙仔一夜,还是不行。你看,格个尖头像啥格腔调!”四斧头坐在作台上看着锥尖,头也不抬地说道。
我细细端详了那个锥形,约四公分宽的板条,下宽上尖,如一支支剑尖合围成圆,空心,内里衬了上下两圈圆框加固,很结实稳定,再看那锥尖,确实张牙舞爪,有缝隙,有缺损,有高低,十分难看。
“想到办法了?”我问。
“没有。”
“我来教你?”
“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真的。”
“下班请你喝酒。”
“有没有肉?”
“随你买啥,我请。”
说到这里,我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就说你是寻我开心的。”四斧头失望了。
“我没有骗你。你呀,就一个老实人,一根筋走到头。告诉你,把锥尖锯掉10公分,再配个整体的尖上去不就成了?”
四斧头蹦下了作台,操起了锯子。
“下班喝酒别忘了啊!”我得意地去了食堂,顺便打听一下中午有没有红烧肉卖。
我和四斧头成了好朋友。在他的婚礼上,我被敬为城里来的贵宾。两楼两底的新瓦房,全套仿古中式家具,荸荠漆铮亮。新娘是邻村的,用船迎亲,船上堆放着陪嫁的物什,红红绿绿。屋前的打谷场上,摆开了一张张八仙桌,从中午吃到深夜,一批批亲朋好友,同乡同行,你来我往,时有喝醉了钻到桌子底下的,躺着嚷嚷“酒!酒!”,十分热闹。
这也是我第一次去四斧头的家,他告诉我到太平镇下车,打听壹零队就行,千万别说成拾大队(拾与贼在吴语中是一个发音)。
当四斧头第一个儿子降生后,他就回了太平老家,每年春节前,他会来苏州看我,两条大鱼,一脚猪腿。过几天,年初五,我也会去到他家,住上一宿,老弟兄谈个通宵。
在四斧头生了第二个儿子后,他见我膝下无子,便让我在他的两个儿子中挑选一个,说是按照乡下的说法,领养了一个后就会生育了。见我无意,也就再也没有提及。
眼看着两个孩子日长夜大,四斧头开始犯愁了。男大当婚,房子必备,改革开放后的农村,今非昔比了,大大小小的老板满街都是,老街上早已灯红酒绿,这婚房的档次也水涨船高。一个手艺人,苦干一年能挣多少的钱。就在四斧头只剩下七根半手指的那年,他决定开个建材店。
店铺不大,开在公路旁,店里经营黄沙、水泥、石子和一些木材、三合板之类的。开店前,我骑着摩托车天天前去帮忙。一个月后,接到他从村部打来的电话,说是生意不好,希望我抽空去一趟。周末下班后我去了,他愁眉苦脸的样子,告诉我竞争太激烈,周围新开了四五家店,他算了算,一个多月来,保本,没赚钱。
“开店容易守店难,刮风减半,雨落全无。”我说这很正常的,慢慢会好的。
第二天,我查看了那些别的店家后发现,四斧头的店确实存在许多问题,一是品种不全,二是代客送货、赊账等服务基本没有。我不敢说别的店短斤缺两,以次充好,但四斧头的商品价格却是实实在在,没有丁点水分。
又过了几个月,他母亲的一个电话着实叫我大吃一惊!说是四斧头精神不正常了!
我急忙赶到他的小店,四斧头神情呆滞,有了些许白发,言语颠三倒四,唠叨着说是亏了一万元本钱。
“把店关了!”我当机立断地说道。
“怎么关?这些东西怎么办?”他问。
“盘点一下,我找人来买。”我肯定地回答他,心里可是一点谱都没有。
“亏了一万元没事,去做办公家具,眼下小公司都在做大,我给你广东的办公家具图纸,你照样子做一套,再去蠡口家具城兜售,肯定亏不了。”我继续鼓气。
“看你这熊样,还像个男人?男人要拿得起,放得下,你才40岁,就凭你的诚实,你的技术,怕没有活路?告诉你,一蹶不振,死路一条!”我用了激将法。
“我听你的。”四斧头的眼睛好像活络了一点。
这一夜,我就做了一件事:鼓气。让他充满信心,满怀憧憬,解开心结。
一星期后,我让在苏州施工的张家港建筑公司好友拉走了小店里的库存,先付一半的钱,后一半月底付清。四斧头的亲眷偷偷地凑了一万元给我,要以我的名义给四斧头。
四斧头做的一套广式老板桌和硬沙发,弹眼落睛!蠡口家具城的一个老板建议他来开个作坊,请四斧头把作,开工资加提成。这正合四斧头的意,他这一辈子再也不想当老板了。我起草了合作协议,四斧头先得到了承诺金五千元。
在他大儿子的婚礼上,我依然坐在贵宾席,当然,不是在打谷场,而是在酒店里。四斧头满面红光,我兴致勃勃地讲述着三十年前四斧头名讳的来历。笑声不断,一片喜庆。看着老实憨厚的四斧头,总算有了今天,虽然没有发财,没有豪宅,生活却是实实在在,平平稳稳,我交出了汽车钥匙,大口喝酒,准备与老弟兄昏说到天明。
今早,接到四斧头的电话,说是小儿子的女儿后天做周岁,我这个当爷爷的是必须到场的。
在后天的夜里,我想同四斧头聊聊那个锥形,和那顿两块红烧肉,两个藕圆,两瓶啤酒的晚饭。
回頂端 向下
 
-------四斧头-------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烟斗共和国 :: 斗友公眾大廳 :: 其他-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