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斗共和国

烟斗 菸草 smoking pipe 煙斗 共和國 Dunhill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本論壇的伺服器架設在美國 因大陸官方的"網路政策" 
造成部份大陸斗友瀏覽 看圖 都有些許不便
若您有使用上的困難 請參考這兩個帖子
四個好用的線上代理伺服
"煙斗共和國"正式推出論壇專屬圖床
資深斗友專欄 開闢新欄目
百草園
由富有神農精神的nxyinya
為斗友們介紹他所品味過的菸草


http://www.piperepublic.org/f13-forum








若您有煙斗的諮詢問題
請貼圖並說明您看上這把斗的原因(越具體詳細越好)
以及自己做了功課後 但還不明瞭的部份 讓大家參贊

http://www.piperepublic.org/forum-f1/topic-t202.htm
最新主題
» 買錯菸草~ 高雄斗客請進
周四 12月 15, 2016 2:07 pm 由 max7277367

» smoking pipes海購菸草問題
周日 7月 03, 2016 12:34 am 由 taiwaner

» 請問 台南那裡可以買到調味草以外的煙草?
周五 6月 17, 2016 11:49 am 由 xxx0913225

» 請問台北哪裡可以買到panzance
周六 6月 04, 2016 6:03 pm 由 grusfauxyui

» 台北斗友 試草會 尋找朋友參加
周四 6月 02, 2016 12:48 pm 由 flanagan

» 請問有人可以拉我進FB嗎???
周三 五月 18, 2016 10:09 am 由 JackyH

» 初到貴寶地,高雄新手報到
周六 4月 23, 2016 8:46 pm 由 taiwaner

» Oh my god !我終於進來了!
周五 4月 15, 2016 9:55 pm 由 mimicder

» 竹子煙斗...塞德克巴來之斗...
周一 4月 04, 2016 12:40 am 由 bbblllooo

» 煙斗的世界......我現在開始探索
周日 4月 03, 2016 4:10 pm 由 阿聖sam

關鍵詞
Vauen 法官 海泡石 barling

分享 | 
 

 宁波裁缝——忆阿三的父亲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阿全
代表
代表
avatar

文章數 : 53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宁波裁缝——忆阿三的父亲   周三 6月 20, 2012 7:47 pm

宁波裁缝是我童年挚友阿三的父亲,六十年代初在我家隔壁开了一个裁缝铺。铺子不大,一开间门面,也就十来个平方米。铺子后面有一厅两房,住着他们一家六口人。
那年的宁波裁缝才四十来岁,老婆病恹恹的样子,据说是生了阿三后坐月子受了凉,落下了毛病。裁缝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还有一个老母。一家的生计全靠裁缝一人起早贪黑地做着针线活,老婆有时候也帮一手,做一些盘扣、滚边之类的。日子过得十分窘迫。
裁缝脾气很坏,手艺极好,眼里揉不得沙子。说他脾气坏,主要是打骂孩子,孩子在外面闯了祸,裁缝一律责怪自己的孩子,拿起竹尺一顿猛揍,嘴里骂着:“娘西匹,不好好读书,以后打算做强盗去呀!”家里时常会传出孩子们的哭喊声和讨饶声。打了孩子后的裁缝,又会看着那几个穿着破衣,面色苍白,骨瘦如柴的孩子流泪。
巷子里虽说有三四家裁缝铺,但街坊邻居们都喜欢去宁波裁缝的铺子里成衣。一是因为他手艺好,能根据不同的年龄,不同的体型,做出合适的衣服,在丈量尺寸时,始终是腾空丈量,他的手绝不会接触顾客的身体。此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价钱公道,从不斤斤计较,裁下来的零布可以免费裁个鞋面,或者随你给多少钱,做个假领子。
如今的孩子们显然不知道什么是假领子的了。所谓假领子,就是没有袖管,没有衣身,只有一个衣领,袖笼用布条取代,门襟也就几寸长,钉三个扣子,是穿在毛线衣里面,冒充衬衫的。宁波裁缝做的假领子很服帖,不会穿着穿着就从领口里爬出来。
对街坊顾客,裁缝是非常和气的。打一块补丁,配个扣子,一般就不收钱。那会儿拿旧衣服来翻新的活也很多,翻新,也就是将衣服拆开,翻个身再缝起来。当然,这里面也是很有讲究的,若还是在原来的针缝处缝纫,很容易被撕破,一定要错开才好。孩子们也会帮着干点活,比如拆开旧衣服或者给衣服染色,所以阿三小时候的一双小手总是带了色的。
宁波裁缝的身体不是很好,经常咳嗽。他个子不高,颧骨突出,早早就戴上了眼镜。那副眼镜的右腿已经断了,用橡皮胶包裹好将就用着。每年冬至过后,裁缝会腌制很多咸菜,凉在街上靠墙处。过年的时候,带着孩子们一起兴高采烈地买回一只咸猪头放进大锅里煮,弄得满街喷香。
逢年过节正是裁缝最忙的时候,有些人家从箱底翻出一件旧时的长袍,给孩子们套做几条裤子,裁缝总会绞尽脑汁地排料,尽可能地多多利用。也总能比别的裁缝铺多做成一条西装短裤。邻居们也知道,要多出一条短裤,这裁缝就要耗费许多的时间和精力。宁波裁缝的客源和人缘也就是这样结聚的。
1964年的冬天,裁缝的老母去世了。裁缝呼天号地,披麻戴孝跪在门前,骂自己没有出息,没能让娘过上一天好日子,吃上一顿饱饭。邻居们都去劝慰他,都说他很不容易了,要他保重身体,还有三个孩子和病老婆靠着他呢。
裁缝的三个孩子读书都不是太好,尤其是阿三,实在太调皮,这使得裁缝极为伤脑筋。有时候他会对孩子们说:“我不识字,只能一针一线地干活,这苦日子你们还没有过够?也想长大了当个裁缝?真是没有出息啊!”
“文革”开始不久,裁缝的大儿子和二女儿前后当了“知青”,去了苏北。当裁缝夫妇坐在店铺里,静静地听着小儿子阿三读着苏北的来信时,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呜咽着要阿三再读一遍。然后由裁缝讲,阿三记,写了回信,在信封里夹上几元纸币后平信寄出。当邻居问及两个孩子的情况时,裁缝叹着气说:孩子的前途就算是完啦。
裁缝把希望寄托在了阿三的身上,整天唠叨着要阿三多看书。阿三这许多年来,看着自己的父亲任劳任怨,没日没夜地劳作,背越来越驼,头发也越来越白,有时候半夜里不停地咳嗽,他的心里很不好受。阿三虽然不知道读书看书有什么用,但还是依了裁缝,借来了许多书,认真地读着,也深深地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感动。他知道,裁缝爹爹希望他成为一个有文化,有教养的人,今后能有一个好职业,有一份可靠的收入。
当阿三73年进厂当上了一名工人,学了玉雕这门手艺时,宁波裁缝觉得扬眉吐气了。阿三没有辜负裁缝爹爹的期望,努力学艺,屡次获奖。裁缝特意花钱去景德路配了镜框,将那些大大小小的奖状悬挂在店铺醒目位置。可就在老大、老二回城后不久,病老婆死了,新婚不久的阿三又突然辞职打算南下打工。裁缝发狂般地将那些奖状撕了个粉碎,抛到街心,破口大骂:“娘格西匹,放着铁饭碗不要,去淌什么混水!想发财,穷得快,扔下老婆孩子不管,就是赚了个金山回来又能怎样?”扬言要与阿三断绝父子关系。
两年后,当阿三将打工两年的所有血汗钱买回了一包包旧西装和杂七杂八的电子手表、计算器等,拖着疲惫的双腿回到裁缝铺时,老裁缝一言不发地腾出了店铺,让给阿三经营,自己将作台板搬进了里屋厅内。
就在裁缝的小儿子阿三买了别墅,要接他过去的时候,他病倒了,医生说是肺癌晚期。
早在一年前,裁缝就知道自己得了肺癌,他藏起了诊断书,瞒着他的孩子们。如今病倒了,孩子们追问他为什么要瞒着,不早点就医?老裁缝平静地说:“早晚都是一个死,你们成家立业,苦几个钱也不容易,现在,也就是阿三好点,老大老二都下了岗,孙子们以后花钱的地方多着呢,我多活一年,少活一年有啥了不起啊。你们好,比什么都好!”
弥留之际的老裁缝,看着周围满满地站着九个晚辈亲人,拉着小孙女的手说:“好好念书,一定要上大学,不要当个体户。要孝敬爸爸妈妈,他们不容易,吃了多少的苦哇!”
劳碌了一辈子的老裁缝走了,带走了他所有的辛苦,带走了他要出一个大学生的梦,却留下了孩子们永远的念想。
当我和阿三坐在绿荫下喝着龙井的时候,阿三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
“当年爹爹举着尺打我的时候,我心里很恨。如今,想起爹爹,心里只有愧疚和热爱。”
回頂端 向下
falcon943
代表
代表
avatar

文章數 : 910
注冊日期 : 2011-11-11
年齡 : 41
來自 : 台灣新北市

發表主題: 回復: 宁波裁缝——忆阿三的父亲   周四 6月 21, 2012 10:55 am

給你按個===>讚!!
回頂端 向下
 
宁波裁缝——忆阿三的父亲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烟斗共和国 :: 斗友公眾大廳 :: 其他-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