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斗共和国

烟斗 菸草 smoking pipe 煙斗 共和國 Dunhill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本論壇的伺服器架設在美國 因大陸官方的"網路政策" 
造成部份大陸斗友瀏覽 看圖 都有些許不便
若您有使用上的困難 請參考這兩個帖子
四個好用的線上代理伺服
"煙斗共和國"正式推出論壇專屬圖床
資深斗友專欄 開闢新欄目
百草園
由富有神農精神的nxyinya
為斗友們介紹他所品味過的菸草


http://www.piperepublic.org/f13-forum








若您有煙斗的諮詢問題
請貼圖並說明您看上這把斗的原因(越具體詳細越好)
以及自己做了功課後 但還不明瞭的部份 讓大家參贊

http://www.piperepublic.org/forum-f1/topic-t202.htm
最新主題
» 買錯菸草~ 高雄斗客請進
周四 12月 15, 2016 2:07 pm 由 max7277367

» smoking pipes海購菸草問題
周日 7月 03, 2016 12:34 am 由 taiwaner

» 請問 台南那裡可以買到調味草以外的煙草?
周五 6月 17, 2016 11:49 am 由 xxx0913225

» 請問台北哪裡可以買到panzance
周六 6月 04, 2016 6:03 pm 由 grusfauxyui

» 台北斗友 試草會 尋找朋友參加
周四 6月 02, 2016 12:48 pm 由 flanagan

» 請問有人可以拉我進FB嗎???
周三 五月 18, 2016 10:09 am 由 JackyH

» 初到貴寶地,高雄新手報到
周六 4月 23, 2016 8:46 pm 由 taiwaner

» Oh my god !我終於進來了!
周五 4月 15, 2016 9:55 pm 由 mimicder

» 竹子煙斗...塞德克巴來之斗...
周一 4月 04, 2016 12:40 am 由 bbblllooo

» 煙斗的世界......我現在開始探索
周日 4月 03, 2016 4:10 pm 由 阿聖sam

關鍵詞

分享 | 
 

 ——————阿德——————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阿全
代表
代表
avatar

文章數 : 53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阿德——————   周四 4月 19, 2012 9:57 am

阿德家在小巷深处,三代同堂,他的爷爷有一妻两妾,就生他父亲一个儿子,祖上就在苏城经商,做的是棉纱生意。他是唯一的孙子,上面有一个姐姐。阿德从小受到宠爱,即便是在六零年代,也是过着衣食无愁的日子。直至“文革”初期,抄家一空,被扫地出了家门,搬到了巷口旧时一家医院的停尸房。阿德的爷爷和三个奶奶相继去世,父亲从棉纱公司下放到了纺织厂司炉,持家的母亲也进旗帜社当了临时工。

73年的时候,17岁的阿德进了工厂,成了一名锻工。

阿德在学校时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一曲阿尔巴尼亚《一手拿镐一手拿枪》成了校园明星。无奈家庭出身不好,海政、空政、前线等文工团前来物色演员时,总是在最后一次复试后被剔除。

心灰意冷的阿德感受到了同班同学娜娜的温情脉脉,望着体型高挑丰满,皮肤白里透红,衣着朴素得体的娜娜,阿德的心里小鹿乱撞。

娜娜与阿德青梅竹马,自幼儿园起就一直在一个班里,两人的家又靠得很近。阿德体格健壮,虽然从不打架,可那些个调皮捣蛋的小子们依然畏惧他,在他的保护下,从没有人敢欺负娜娜。

娜娜和她的母亲住在一起,母亲是上海人,在娜娜两岁的时候来到苏城,是观前街上一家百货商店的收银员。娜娜不知道她的父亲是谁,在哪里,几次问她的母亲,得到的回答只有简单的两个字:“死了”。母亲很少管教娜娜,有时候就留下一块大饼一碗粥给娜娜当做晚饭,自己深夜归家。

学校里军训拉练,阿德给娜娜提着包裹,悄悄地递上一包压缩饼干,那会儿男生和女生离得很远,是不交谈的,大有孔老夫子的遗风,可阿德不管这些,反正也没有哪个同学敢去惹他。在两个月的学农时,恰遇酷夏,洗澡就只能到附近的小河里洗,老师规定,女生先去河边洗,男生只能在小树林外等候,不准越雷池一步,有几个油腔滑调的男生便徘回在树林,盼着能选到恰当的角度,在树与树的缝隙中窥视一番,他们一边小心翼翼地探头探脑,一边议论着白天凉在外面的“小毛驴眼罩”,可惜只闻嬉笑声却见不到身影。

有一天,在雷雨过后的傍晚,忽听得河边传来“救命啊”的叫声,男生们敏捷得如同逃命的兔子般穿越树林,却又站在那些个来不及穿衣的女生前呆若木鸡了。原来,是娜娜一不小心滑入了小河,女生们大都水性不好,乱作了一团。阿德纵身跃入小河,右手托起娜娜的下巴,三划两划就上了岸。羞得满脸通红的阿德湿淋淋地逃出了树林坐在地上直喘气。虽说阿德认识娜娜已经十多年了,可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圆润的曲线,第一次触摸她柔软而又富有弹性的肌肤。小子们被老师赶回了原处,团团围住了阿德,小刁说道:“勇敢者才能享福”。

在阿德进厂的同时,娜娜也进了电子行业的一家元件厂。两人都是周三休息。

在一个春暖花开的的季节,阿德借了一辆自行车,载着娜娜去光福香雪海赏梅。上了苏福公路不久,只见前方一溜队伍,校旗飘飘。再一看,不好,正是升入高中的当年同学去春游。

“回去吧?”阿德问娜娜。

“怕什么?骑快点冲过去!”娜娜挪了挪身子调整好坐姿说道。

“哦,冲!”阿德俯身奋力蹬着自行车。

“阿德!瞧,是阿德哦!”眼尖的小刁第一个发现了阿德,于是就叫了起来。

阿德哪敢应声,只顾飞车前行,身后传来了一片笑声。

在香雪海,娜娜挽着阿德的手臂,轻声问道:

“阿德,你喜欢我吗?”

阿德转过头,看着娜娜绯红的圆脸,想起了那次下水救娜娜的情境,脸再次刷的一下红了。阿德点点头说道:“喜欢的”。
娜娜歪着头靠到了阿德的肩上,阿德像是周身通了电,麻麻的,热热的,感觉天更蓝了,云更白了,花儿更美了。

阿德和娜娜的婚礼十分简单,在五福楼摆了四桌酒席,刚从大学毕业,也是进了元件厂技术科的小刁也来了,见面就嚷嚷道:“我早就说过你有福气的,这校花非你莫属,对吧?”

席间,娜娜的师傅,已经当上了车间主任的大鹏带着妻儿前来贺喜,大鹏出手很是大方,一只红包里装着五张拾元大钞。那个年代,出礼也就三五块钱而已,有的送一对枕芯或一对高脚痰盂也就行了。

阿德是第一次见到娜娜的师傅大鹏,赶紧递上一支红牡丹香烟,划亮火柴给点上。大鹏拍了拍阿德强壮的肩膀说道:“恭喜啊,你讨到了一个漂亮老婆!”

婚后的阿德夫妇很幸福和谐,阿德烧一手好菜,三毛钱的肉也能变化出几道可口的菜肴,一小碗肉炖蛋是娜娜最喜欢吃的,咸菜竹笋肉丝也是家常菜。阿德爱整洁,房间很小却收拾得不见拥挤,对娜娜更是呵护备至,不让娜娜做丝毫家务,怕累着她。娜娜每每听到邻居们夸奖阿德能干就笑逐颜开。两年后,娜娜生了个胖儿子,取名清清。

改革开放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大鹏被提升当了副厂长,他带着小刁等一干人马直扑珠海开设外贸窗口,其中也有娜娜。
那晚,娜娜依偎在阿德的胸口,望着躺在一旁刚满四岁的儿子对阿德说道:

“阿德,改革开放了,有本领的人都赚了大钱,外面万元户也不少,可是我们还是住在这间小房间里,拿几十元的死工资,孩子一天天长大,总得想个办法呀?”

“想什么办法?我就只会打铁。再说,当个体户也不体面呀?在单位,好坏也有保障,看病不要钱,再说,下个月厂里分房,我有资格分到一套一室半的。”

“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先去珠海开开眼界,不就是一年的时间吗,回来后我就停薪留职开个小店,怎么样?”娜娜将眼睛移向了天花板,仿佛在那儿就有一个广阔的天地。

“拿什么钱去开店?万一亏了怎么办?要是开店能发财,人人都去开店啦。”阿德对摆摊、开店、当个体户总是不屑一顾,总觉的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做够傻的。

“自己没本事,还不许别人显本事!”娜娜撇了撇嘴,搂着满身肌肉的阿德,忽然亢奋了起来。

娜娜去了珠海,一去就是一年。每月一封短信,说的无非是苏城太闭塞,太老旧,珠海的高楼大厦每天一个样。

在娜娜快要期满一年回苏的前两个月,小刁出差回来了。小刁的造访带来的不仅是娜娜捎带的巧克力和玩具,更有关于娜娜和大鹏过于亲密的消息。

“不可能的,我对娜娜太了解了。”阿德如是说道。

憨厚的阿德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娜娜确实已经背叛了他。

自从大鹏收了娜娜这个美貌丰腴的17岁女徒弟后,刚结婚生子不久的大鹏就垂涎欲滴了,只是有贼心没贼胆。如今开放了,在珠海想捞钱易如反掌,他就以应酬为由,带着娜娜频繁出入酒店舞厅,终于在舞厅那幽暗的五彩灯光和软绵绵的乐曲声中跳着贴面舞,俘获了娜娜。

心满意足的大鹏给娜娜买衣送包置首饰,娜娜着装光鲜,口红绚丽地坐在西餐厅,虚荣心得到了大大的满足。每晚与大鹏做爱,也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刺激和激情,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高潮。

阿德赶在娜娜回来前搬进了厂里分配到的一室半新公房,他自己动手刷了墙粉,油漆了水泥地坪,制作了吊柜,在阳台上摆放了一些盆栽,虽说在六楼,可是阳光没有遮拦,儿子也有了自己的卧室,不用挤在一张床上睡觉了。他对新居非常满意。
蒙在鼓里的阿德在娜娜回家后依然细心呵护着自己心爱的妻子,娜娜回避游移的眼神他是丁点也没有察觉。

有道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当阿德在中午有事从厂里回家时看到了娜娜和大鹏躺在床上的一幕。

愤怒至极的阿德像一头雄狮,周身的血管暴了出来,他举起那只锻铁的拳头,手臂上的肌肉一鼓一鼓地跳着。此刻娜娜已从床上坐起,脸色煞白,那对叫阿德迷恋的乳房依然像当年落水时一样白皙圆润挺拔,只是现在正不停地颤抖着。

阿德没有砸下那只夺命的铁拳,他缓缓放下扬起的臂膀,吼了一声“滚!”就径自夺门而出了。

阿德漫无目的地走着,来到了一处半拉子工地,两行热泪夺眶而出,这是他懂事以来唯一的一次流泪,咸咸的泪水流入仰面吼叫的嘴里,他使劲拳击着那半截砖墙,鲜血染红了墙面,拳头血肉模糊,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看守工地的老头站在远处瞧着他,不敢靠近。

许久,感到筋疲力竭的阿德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开始放声大哭,他的心一阵阵绞痛。他恨,恨大鹏,恨珠海,恨自己还是一个没出息的锻工。他想起娜娜温情百般的眼神,想起娜娜蠕动着滑腻的身子,哼哼着额头渗出了细细的汗珠,想起大鹏那双色迷迷的眼神,阿德猛的站起又颓然跌地。

“小伙子,冷静点,天塌下来有地托着,千万别想不开啊!”

阿德身后传来了守门人苍老的声音,他扭身一看,那老汉递过来一只搪瓷杯,杯子里盛了半杯水。

阿德没有啃声,慢慢起身走出了工地。

当阿德跨进家门已经是次日的早晨了,那一晚阿德就呆坐在街心公园的条椅上,脑子里一片空白。

桌上用小碗压着一张纸条,是娜娜留下的,上面写道:

阿德:
请原谅我伤害了你。我回娘家住几天。别忘了去幼儿园接清清。
娜娜留

阿德望着那张叠得整整齐齐的床,就在这张床上,他度过了甜蜜的新婚之夜;就在这张床上,他精心服伺娜娜坐了月子;就在这张床上,他和娜娜背着熟睡的儿子接吻亲热;还是在这张床上,青梅竹马的爱妻竟然背叛了他!

我该怎么办?阿德开始思考了。

到了第三天,阿德将自己的被子和枕头放在了沙发上,出门到岳母家接回了娜娜。

夜深了,阿德和娜娜面对面默默地坐在靠阳台的桌前已经有几个小时了。

“娜娜,你听我说。”阿德开口说道。

“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不要提起了,只要你和他一刀两断,往后好好地在家过日子,你我把孩子抚养成人。”阿德想了三天三夜就说出了这几十个字。

“好的,我听你的。”娜娜低声说道。

“你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的,热水瓶都是满的,我就睡沙发了。”

“嗯,还是让我睡沙发吧?”娜娜小心翼翼地问道。

阿德看了一眼那张床,没有接口,起身走出了卧室。

时间过得很快,清清进了小学。

娜娜依然与大鹏藕断丝连,有时候谎称加班,深夜才回家。阿德啥都没说,照样料理着家务,准备好晚餐。只是变得沉默寡语了。一晃五年过去了。

“阿德,离婚吧。儿子我来养,这样对你我都好。”娜娜在中秋节的夜晚这样对阿德说。

阿德一点都没有觉得惊讶,冷静地回答道:“听你的,你觉得离婚好那就离。”

阿德留下了房子,留下了多年积蓄的两千多块钱,净身走出了家门。

阿德回到了他年迈的父母身边,父母在落实政策后有了一套二居室。他精心照料着两位老人,没事的时候就躲进自己的房间看电视。

在阿德心里那个稳定的工作终于崩盘,他下岗了。就在这时,他的父母先后去世。

小刁早一年辞职办了个电子厂,得知阿德下岗的消息后就请阿德到他的小厂做仓库保管。

小刁时常小心地向阿德透露一点娜娜的动向,当阿德得知大鹏犯了贪污罪被判了五年,娜娜与联营厂的老板勾搭上了的消息时,也只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阿德的儿子长大成人了,也时常来看望阿德。有一天晚上,清清来了,说是要准备结婚,来和阿德商量,说是妈妈的意思,能否把这房子给他做新房,要阿德回家住他的那间房。

“清清啊,爸爸离家已经快二十年了,我一样东西都没有带走,那套房子就是留给你的呀。”阿德和颜悦色地对儿子说道。
“那套房子太小太旧了,再说,你让妈妈住哪里呀?”清清有点不高兴。

“你看看爸爸,鬓角都已经白了,下岗后一直在你刁伯伯那里打工,你结婚我也没有能力资助你的。这房子是你爷爷奶奶留下的,也有你南京姑姑的一份,怎么可以给你呢?”阿德坦言道。

“妈妈就说你不像一个当爸爸的料!”清清说完忿忿地走了,从此再也没有来过。

冬去春来,阿德就这样平淡地过着乏味的日子。小刁几次问阿德为什么不再找个对象结婚,阿德总是摇摇头说道:“连娜娜都会离我而去,我还能期望别的女人会对我好吗?算了,都五十几的人了,就这样吧。”小刁明白,在阿德的心里,除了娜娜是容不下第二个女人了。

阿德惦记着儿子,当小刁告诉他清清生了个漂亮女儿时,阿德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他拜托小刁找到娜娜,要求看一眼孙女。得到的回复是“不行”。

如今的娜娜,尽管染了黑发,发胖的身材还是掩不住衰老,年轻时的风流不再,往昔的情人都不知了去向,她带着三岁的孙女,像所有的老人一样,走走停停。

娜娜晚上总是失眠,她一次次取出旧相册翻看,当过去的一幕幕出现在脑际时,愧疚、惋惜、痛恨交织在了一起,任老泪纵横。她轻轻地抚摸着与阿德的那张穿着西装披着婚纱的结婚照,一遍遍地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什么叫幸福?什么叫愉快?什么叫恩爱?

就在2012年的三月,阿德接到了娜娜的电话:

“阿德,我是娜娜。明天我带着孙女来,我们去香雪海看梅花好吗?”
……
回頂端 向下
laoyidong
公民
公民
avatar

文章數 : 14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發表主題: 回復: ——————阿德——————   周二 4月 24, 2012 8:42 pm

看到全哥的文章,心里堵得慌。

那个时代,那个时代的人啊。
回頂端 向下
 
——————阿德——————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烟斗共和国 :: 斗友公眾大廳 :: 其他-
前往: